• 栏目导航
  • 热点文章
文章检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课堂教学网 >> 学生园地 >> 相拥美丽 >> 文章正文
永不凋零的康乃馨
作者:王静会    文章来源:中国教育报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5-15

                       

那是三年前的事了。


  得到母亲病重的消息,我星夜兼程地赶回千里之外的农村老家。上火车前的那一刻,月台上,一位面目清秀的小姑娘在惨淡的灯光下忽然拉住我的衣角,低声求道:阿姨,买一束康乃馨吧,明天就是母亲节了。我望着小姑娘,一大束康乃馨正安详地躺在她的臂弯里,清澈如水的眼睛里满是渴盼。急于赶路的我,匆忙中买了一束红色的康乃馨。


  我一上车,整节车厢里的旅客的眼睛都为之一亮,不少人都看着我,夸我是一个孝顺的女儿,并说我的母亲一定是个很幸福的人。而我却惭愧地低下了头。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这个词一直就是苦难的象征。母亲一生共养育了8个儿女。在我刚学会走路的时候,饥饿就剥夺了我吃奶的权利。八弟躺在母亲的怀里,叼着母亲早已干瘪的乳房,将它扯得老长老长,还警惕地望着远处打猪草的我。多少年了,这一情景仍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里。母亲孱弱的身子早已被8个儿女吸干了。


  列车有节奏地咔嗒咔嗒地响着,手中的康乃馨也随之微微颤动。雪白的车灯下,几滴露珠在花瓣间闪着晶莹的亮光,整束康乃馨显得那样的动人,就像意恐迟迟归的母亲的心。


  20世纪80年代初,父亲做黄酒生意亏了本,变卖了家里所有的家当仍还不清贷款,从此不知所终。家里更吃紧了。要强的母亲没有倒下。为了8个正在发育的儿女,母亲犁完了自家的地,就走乡串户为别人家犁地;为了8个渴求知识的儿女,母亲每周徒步50余里为城里人送煤球挣钱。在我的脑海里,总忘不了母亲淋着大雨、佝偻着腰犁地的情形!总忘不了母亲为了节省药费,让儿女们把她埋在刚晒干的麦堆里为她治疗老寒腿的情形!


  一路上,这束火红的康乃馨就握在我的手中,吸引了车厢里所有旅客的视线,却无法唤起我沉重的心绪。


  高三毕业后,我只考取了一所地区师专,家徒四壁的母亲再也拿不出一分钱,一心想考北大的我听不进母亲的劝说,决意复读。疼爱儿女的母亲那一夜第一次打了我。此后,从师专毕业的我就再也没有回家。我和母亲之间竟隔了一层多么厚的屏障啊!


  如今,母亲老了!她一定想她亲爱的小女儿了吧?她一定想见她亲爱的小女儿了吧!小女儿,这个让天下所有母亲感到温馨的小棉袄啊!我猜想,几回回夕阳下,母亲就坐在木格窗下等待我的归来!我猜想,几回回梦魇中,母亲就在唤着我的名字时醒来!


  赶到家里,母亲闭着双眼,一脸痛楚地躺在床上,脸色蜡黄。看着母亲沟壑纵横的脸,我不禁泪如雨下。母亲像一下子嗅到了我的气息,鼻翼微微翕动着,两颗浊泪顷刻溢出。我握着母亲粗糙的手,静静地坐着,一声不响。母亲和我,只用心交流。


  过了一会儿,八弟进来了,轻声告诉母亲,说我买了花要送给她,明天就是母亲节了。母亲用鼻子嗅了嗅,含混地说,只闻到野艾的香味。这时,我才注意到在母亲的木格窗下放着一束散发着幽香的野艾。康乃馨是城市人的心情啊,而五月的乡村,满山遍野有的只是野艾!虽然,母亲从来不知道什么花叫康乃馨,也从未听说过世上还有一个母亲的节日,但乡村的野艾早已是母亲心中真正的康乃馨了!


  那次回家探亲,竟使母亲奇迹般地好转了!三年了,作为农民的女儿,尽管我戴着城里人才有的眼镜,尽管我知道母亲节是舶来品,但这一天是属于全世界所有母亲的。所以,此后每年的这一天,我都会从繁华的城市、杂乱的事务中抽出身来,赶回僻远的家乡,去看望我的母亲,去看望我的日渐衰老的母亲。我知道,母亲并不希望我为她送上一束康乃馨,她只渴望我为她送上一束鲜活的心情,只希望见到一个真实的我。(河南省邓州市彭桥镇一初中王静会)

 

    (本文转载自《中国教育报》2008511日第4版)

 

发表评论
姓名: E-mail:
主页: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