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栏目导航
  • 热点文章
文章检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课堂教学网 >> 教学随笔 >> 教学叙事 >> 文章正文
文学化语言:让课堂焕发生命活力
作者:王益民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3-3

语言具有文学性应成为语文课堂教学的一种基本要求。也就是说,语言要形象、生动,给学生以美感,起到文学濡染和人生激励的作用。文学化语言能够创设一种优美的“语言场”,让学生沉浸在文学语言的熏陶中,心灵不断受到智慧的启迪。

从课堂教学的现实需要来看,文学化语言有这样几类:

第一,真挚的感叹语。

凤凰卫视老总刘长乐在总结陈鲁豫在《鲁豫有约》中的主持风格时,夸赞陈鲁豫在主持节目时常有“真挚的感叹”,能以“真”打动人心。某高中教师夸奖某学生“真聪明”,被该生当堂笑为“老师,你这种表扬也太幼稚了吧”。新课改提倡赏识教育,但赏识要恰到好处,无原则的表扬不仅会让孩子感到莫名其妙,也会失去表扬应有的作用。“真”的另一层含义是及时鼓励。陈鲁豫的“感叹”常常和观众合拍,这对于被“约”之人,是一种赞誉、一种欣赏,会进一步调整被“约”人的情绪,让他始终处在恰当的对话状态中。同理,课堂上“吝啬赞叹”和“赞叹泛滥”都不是“真挚的感叹”。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有幸接触了很多名师、学者,与他们交流真是很愉快。《班主任兵法》的作者万玮老师在听人讲述的时候,除了用他那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眼睛注视着你之外,还不停地感叹:“是嘛!”著名学者陶继新老师更是对年轻人鼓励有加,经常说:“哎呀,真了不起!”特级教师余映潮那次来镇江,我陪他游北固山、金山。一路上,我絮絮叨叨,他只说了一个词——“真好!”

一天,我们在学习蒲松龄的小说《狼》。一开始可能是由于孩子们对动物有一种天然的喜爱,他们并不赞同蒲松龄说狼“黠”,认为“狼”是个聪明的动物,因为文中有六处其实是写狼的“聪明”,屠夫则有六次“侥幸”。听完学生的分析,我无比感慨:“你们就是一只只聪明的‘狼’,你们的分析让老师知道了:有一种胜利叫侥幸,有一种失败叫悲壮!”

第二,动情的叙述语。

现在,很多老师在课堂上尤其是公开课时“不敢说”了,生怕被斥责为有悖于“生本”理念,主动放弃了语言濡染的领地。下面,还是让我的一次即兴演说来说明问题吧:

“同学们,从今天开始,按照计划,我们‘一分钟演讲’的主题已改为‘我喜爱的一句名言’,刚才A1组的同学已经作了尝试。我认识一位长者,他有一本书,叫《一句话改变人生》,里面记述了400班主任老师的‘名言’。我还记得一位教授说过,人的一生,如果不曾被一本书感动过、不曾被一句话感动过、不曾被一首歌感动过、不曾被一件事一个人感动过,那么他的精神与灵魂就缺少一次圣洁的洗礼。你可能没有找到那一句名言,但你的灵魂深处一定已经有一句让你无数次在潜意识中相会的那句话。夜晚,你已经写好作业,静静地、轻轻地在书海中寻找。记住,怀着圣洁之心,用灵魂去寻找,她会静静地躲在并不起眼的角落。会的,她会与你突然相遇在那一瞬间,几乎不用你刻意记忆,她就会如溪流流淌在你的心田。你也会无数次地去咀嚼她,然后带着梦想进入你的梦乡……黎明将你唤醒的那一刻你会发现,她还在你的舌尖。你去学校的路上,怀揣着她,脚步也会轻轻的。上课铃声终于响了,你就要开始你的演讲,不是用语言,而是用心。你一定会打动你的同学,哪怕只有一个人。记住,这叫分享!也许这句话并不是出自名人之口,不是马克思,不是莎士比亚,也不是亚里士多德,但她一定高贵,因为你也为她感动过,这是唯一的理由!老师期待明天A2组的同学告诉我,你的感动和期待。”

那天,我在“说”的时候,教室里十分安静,分明感受到了学生急切的目光和激动的情绪。第二天,“一分钟演讲”就大有改观。

第三,富有哲理的提示语。

由于种种原因,课堂上会有一些并不和谐的声音或动作,如不做笔记、讲废话、注意力不集中等。在这种情况下,很多老师总是“怒不可遏”、面红耳赤地数落学生,有时甚至因为自己的“态度”而导致事件“升级”。面对不和谐的现象,善意的、文学化的提醒不仅让学生听起来“顺耳”,还能让学生牢牢记住。

开学初,我接手一届新生。学生面对新老师十分腼腆,都不愿意回答问题。这时,我请学生打开笔记本,让他们写上这样一句“名言”:“有时错误的答案比正确的答案更有价值。”有可能是这句话起到了作用,后来,这个班的学生慢慢养成了积极思考和主动回答问题的习惯。去年11月份,余映潮老师在我校上公开课,就是用这个班的学生。课后,老师说了一句话让我十分欣慰:走遍全国,这么敢于表达、善于表达、高水平表达的学生还是第一次遇到!

第四,适度的调侃语。

清代诗人冯班曾说:“师太严,弟子多不令。”面对课堂违纪现象,我们不妨宽容一点、艺术一点。一些老师一遇到“不平”就“一声吼”,出言伤人甚至出手伤人,完全忘了自己是在教育未成年人。能不能“幽上一默”呢?有一年夏天,一位学生上课打起了瞌睡,我想到学生刚刚学过的蒲松龄的《狼》,于是对大家说:“某位同学‘目似瞑,意暇甚’。”全班学生哄堂大笑。这位同学看到大家都冲着他笑得莫名其妙,等他明白过来时,睡意全消。

文学化语言具有“生成性”,但工夫在课外。古人云: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我们只有重视知识的积累,对有利于教育教学工作的学问处处留心、兼收并蓄,才能使我们的课堂焕发生命活力。

(作者单位:江苏省镇江市外国语学校;201033日《教育时报·课改导刊》《课堂》版)

发表评论
姓名: E-mail:
主页: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