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栏目导航
  • 热点文章
文章检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课堂教学网 >> 教学名师 >> 学科带头人 >> 文章正文
陈国锦:乡村风雨路,僻壤孩子情
作者:陈国锦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7-10-24

作者简介:陈国锦,男,19817月福建仙游师范毕业,大专文化,小学高级教师,现任仙游县榜头中心小学教师、督导员。福建省小学数学骨干教师、小学数学学科带头人培养对象,莆田市级骨干教师培训结业论文的指导老师。被授予县级“教学新秀”、“学科带头人”、“优秀教师”等称号,多次被评为县级“优秀辅导员”、“先进德育工作者”、“先进教育工作者”。在农村基础教育实践中撰写多篇教育教学论文,获得过省、市级教育科研论文竞赛一等奖,并在《福建教育》上发表。建有教育博客个人网页“龟山一叶”(http://blog.cersp.com/userlog/247/

乡村风雨路,僻壤孩子情

仙游县榜头中心小学  陈国锦

 

看乡间孩子,笑容个个好纯真;

做农村教师,风雨年年无悔心。

——题记

一,乡村风雨

离开了喧哗的城区,走出了人师校门,到了自己熟悉的地方,也许是农民儿子的缘故,还是自己的心性所系。生在农村,我深知农家的期盼;长在农村,我了解乡童的心思;事从农村,经历了工作的艰辛,体验到乡村小学教师的苦乐与悲喜。如果要问我:26年的乡村教育的收获是什么?一句话:乡村风雨路,僻壤孩子情。是学生坚定了我的教育信念,是学生教会了我。

在我的心目中,常常想的是:当一名人民教师,如果不能在树人的事业上建功立业,则有愧于人师形象;做一位农村教师,如果不能在教书的岗位上有所作为,则有愧于江东父老。由于工作的需要,我在三个农村中心不同的基层学校任教,职业的缘故,涉足过农村60所小学,深知农村小学教师生存情况,工作环境差,生活条件苦。曾经有位林副局长听课后问我:“大家都要求调动进县城,你是“教学新秀”有条件进城任教干吗不去呢?”我笑了笑说:“我是乡下人,习惯了。”一晃而过,二十多年了,在农村任教,要是自己不能坦然以对,就会容易陷入职业倦怠的极端。我把“教书育人”当作是一种事业,她是一种责任和荣誉,更是一种牵肠挂肚。在对事业的追求中,我化苦为乐、无怨无悔,实实在在、默默无闻,在三尺讲台上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在艰苦环境中成就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二,用心教书

在乡村教学实践中,我坚持把自己的真实情感注入到教学内容中,通过与学生的情感交流,把教学内容转化为学生的情感体验,我相信人与人之间有一条心灵之路,这条路需要用心需要给爱去铺平。我爱教师这个职业,更爱我的学生,我用爱去铺设这条通往彼岸的心路。我的课是一位普通的乡村小学老师的课,但是我知道,“讲课”已成了我生命的一大部分,讲课不仅仅是给学生以知识,更重要的是要给他们一种思想,一种精神,一种价值观。课堂上,蹲下身子与孩子平视,敞开心扉同学生交流。在对话中解答天真无邪的疑问,解读乡土浸润的童年。

我认为:一位好的教师,要从心底里尊重学生的人格!诚待学生,为学生敞开自己的心扉,才能信聚学力。人格没有年龄、大小之分,教师与学生在人格上是完全平等的。记得在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因为我袒护邻居的好伙伴——“保护伞”。被王老师教育了一番,她用食指,指着我的额头说:“你,你知道他课文不会背诵,你就让他回去了。你这是在帮他还是在害他?再说你小小的年纪就会舞弊,以后怎么做人啊!”到现在我还铭记着那刻的情景,她脸色通红,而又语重心长。站着的我默不做声,当时的也不清楚什么是“舞弊”,只想自己担任小组长的错。放学回家,我问父亲什么是“舞弊”?也许是因为老师和我都说方言,父亲也说不清楚。随着岁月的流失,我在念初中时才知道王老师说是“舞弊”那回事,也知道什么是舞弊了。王老师你的一句话,给了我一辈子……

三,育人育心

从表面上看,“蹲下来看学生”是老师实施教育时的一种合理的体态,与学生保持视线平衡,便于双方交流。如果仅停留在表面认识上,那做起来倒也不太难,但再深入思考这句话的内涵,并不是如此简单。因为这不是单纯对老师体态的要求,而是新课程下老师的教育观、学生观的根本转化,是一种肢体语言变为自觉的教育行为。

在我的心目中,人民教师的天职就是教书育人!不仅要教好书,更重要的是育好人。自己肩负着树人的历史重任,应该时刻注重自己的师表,注意以饱满的工作热情,诲人不倦的工作作风,慈母般的爱生情怀去感化学生,以赢得学生的尊师情感,使学生乐意亲近老师,倾听老师的教诲。但这种民主融洽的师生关系不是靠简单的说教所能达到的,而是要通过教师经常施与学生关心和呵护,对学生细心的关爱等才会收到“无声胜有声”育人效果。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了。几十年来,所教过的学生没有一个走上歧途。老师的一言一语,一行一动,一颦一笑都有可能给学生带来深刻的影响,有时无意的伤害,会影响到学生的一生,尤其是小学生。曾经在我的班上有个叫陈春红的女生,个子高,因为“吊”着左眼,俗称“天线眼”即斜视,性格非常孤僻,好与同学吵架,闹不团结,常常表现出“自暴自弃”的倾向。有一次,她与同座吵架了,第二天,我找她谈话:“听同学说在家里,你帮父母做了好多事,很能干!”她不作声。

“春红啊,有人说陈老师我,个子小,既黑又瘦,不像个做老师的样。你有什么想法?”

她说:“没有。”

“那你为什么与人吵架啊?”

“也不知道,只……只是看有的人不惯。”

“你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使你看不惯别人呢?”

 她点了头。

“就是因为你没把自己看好!就说我,自己是黑了,小了点,可我认为自己是个老师,而且身体很健康。那你对自己有什么看法?”

她沉默了……

“在我们老师的眼里,你就像家里一样很能干,是个好孩子,跟班上其余的55位同学一样。”

她的眼里掠过一丝亮光。

我沉着:“你干吗不看好自己!是不是因为眼睛斜视了,那有什么?是天生来的。现在的医学技术不仅可以纠正斜视,国外还可以给人做上“双眼皮”呢,更美丽!”

她站直了身子……

多年后,我收到了福建医学学院寄来的一张明信片,上面除了节日的祝福外还写了令人回味的话:陈老师,也许你忘了,但我永远会记住你——我的老师!走过一段很长的路,回过头看,还是你的影子高大……

,执着我心

心有千般结,永怀农教情。风雨飘摇,日月如梭。几十年如梦如幻的教学岁月,让我深深地感受到,教师的人生就是默默而为。我心平常,乡情依然,不求惊天动地,但求脚踏实地。乡下的老师没有惊天动地之举,只有从琐碎的工作中理出一天的思路;自己没有哀婉动听的故事,只有校园榕树上一片片绿的新意;更没有惊险的搏击,只有春秋上下、朝朝暮暮与学生的风雨兼程。每每想起教育生活中的人与事,送走的一届届成长的学生,让我铭记着:教育无小事,处处有人师。

 

近三年的成长记录

04.6月《谈数学课堂教学中的口头评价》在《福建教育》上发表;

04.12月被仙游县教育局评为年度教育管理“先进个人”;

05.7月,在武夷山参加第三期学科带头人培养对象首次集中研修;

05.9月,被榜头镇党委、政府评为“优秀教师”;

05.11月,在“新思考—课堂教学”网站上建立成长博客的个人网页《龟山一叶》;

05.12月,被被仙游县教育局评为年度“先进德育工作者”;

06.1月,被聘为福建省小学教育研究会仙游分会理事;

06.8月,个人专题讲座《用心求增效,教学共相长》受到同行的一致好评;

06.9月,被仙游县委、政府评为“优秀教师”;

07.3月,被仙游县政府授予第二届小学数学“学科带头人”称号;

06.5.月,在武夷山参加《第五届全国新世纪小学数学课程与教学研讨会》;

07.4.月,在泉州实验小学参加片区学科带头人培养对象的个人课堂教学展示,执教的《体积与容积》获得福师大课程研究中心一等奖;

07.4.月,指导中心校年轻教师杨芳执教的《三角形边的关系》,获得莆田市课堂教学优质课二等奖;

07.4月, 撰写的成长博客两篇日志“《风景这边独好》-教育博客助我成长”,在《教育博客—教师专业成长的航程》上发表,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

04-07年,担任莆田市骨干教师培训课题研究结业论文的导师;

07.9月,被莆田市教育工委评为“优秀教师”。

发表评论
姓名: E-mail:
主页: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