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栏目导航
  • 热点文章
文章检索
标题 内容 作者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课堂教学网 >> 教学课例 >> 课例赏析 >> 文章正文
教学评价就是一种召唤
作者:林志娟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0-1-25

在课堂教学中,我们喜欢这样评价学生:“同学们都很会发现问题,善于提出问题。”“××同学读得声音响亮,口齿清楚,总体来说,读得非常好。”“大家听得很仔细,都有着一双会倾听的耳朵。”……对学生的评价,我们的语言更讲究了,我们的头颅向学生倾得更低了,我们的心灵也与学生贴得更近了。

只是,我觉得,教学评价并不应该如此简单,它应该是一种召唤,一种心灵的召唤,就像太阳召唤向日葵、玫瑰召唤小王子一样,在愉悦的默契中,“相荡而生涟漪,相击始发灵光”。这才应是教学评价的魅力所在。

案例:《思考着的人看上去是令人愉快的》

执教者:阿莫纳什维利(苏联著名教育家)

“孩子们,我看见6个三角形!”

传来好几个孩子的声音:“这不是三角形,是正方形!”

“不错,是正方形!谢谢,你们纠正了我的错误!请大家仔细看一看,那儿有几个正方形——6个,还是7个?”

6个!”有几个孩子抢先说。

7个!”另几个孩子大声地喊着。

我并不介意这种叫喊——“6个!”“7个!”,而是装着反复检查自己的意见:一面轻声地“自言自语”,在空中移动食指,一面数着画面上的正方形的数目。孩子们模仿着我的样子也在数着。我还在继续数着正方形,可是很多孩子已经正确解答了这道习题:

5个正方形,不是6个!”

4个小的,1个大的!”

“您说7个正方形,可那上面只有5个!”

在几分钟前,我曾听到列拉没有好好想就喊了出来:“7个正方形!”

“列拉,你能证明那上面有5个正方形吗?也许,我没戴眼镜,因此看不清楚。我还是觉得那上面有7个正方形,对吗?”

列拉已经忘了,刚才她曾经喊过:“7个正方形!”现在她已正确地数出了正方形的数目。她跑向黑板,正确无误地作了证明。

“是呀,刚才我没有看清楚。谢谢!这就是说,在那上面有5个正方形!……”

在低年级的课堂中,孩子们在课堂上大喊大叫的情况屡见不鲜。特别是当一个问题抛出之后,常常老师的话还未曾说完,孩子们就急着抢先回答,且一个个胸有成竹的样子。面对这种情况,在实践中,我们老师通常会以极简单的评价来制止这种叫喊:“回答问题要先举手,老师看谁的小手举得最直,就请他来回答。”……

这样的评价能帮助学生吗?这能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呢?它可能让班级很快地安静下来,也可能让某个孩子得意地信口开河,而其他的孩子都唉声叹气。而后呢?依然又会是声嘶力竭地叫喊。

阿莫纳什维利清楚地知道,在这种场合,应该制止的不是叫喊本身,而是不假思索的回答。所以,在整个教学过程中,阿莫纳什维利并没有做过多的言语评价,而是“大张旗鼓”地运用自己的肢体语言“装着反复检查自己的意见:一面轻声地‘自言自语’,在空中移动食指,一面数着画面上的正方形的数目”告诉孩子们:“要认真检查,要认真思考。”这不露痕迹的评价诱导,正是无为之为。它牵引着孩子们不知不觉地步入美妙的思考世界,整个课堂洋溢着一种自然焕发的学习气氛。此时,无声胜有声。

有些时候,最好的评价就是不采取评价。

案例:《只有一个地球》

执教者:陈金才(著名特级教师)

陈:(模仿布什的口气)我布什曾是美国的总统,我的信念是:美国的利益高于一切。听说有几个中国的小朋友对我的环保政策有意见,我想听听他们的意见。不过我很忙,得抓紧时间。

1:布什总统,你太不应该了……

布什:你是谁?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

1:布什总统,你好。我是中国的一位小学生。我从网上知道你不愿参加“拯救地球会议”,我很失望。布什先生,我们只有一个地球,这是全世界人民共同的家园。我们都应该倍加爱护我们的地球。我们强烈要求你签署《京都议定书》。

布什:你说的情况我都知道。但是我认为没那么严重。我们美国的科学技术这么先进,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还有,我们还可以到其他星球上去嘛。好了,再见。

2:布什,你不要走!

布什: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2:我是正义的化身,我要控诉你!

布什:控诉我?凭什么?

2:你听着!你们美国是全世界排放废气最多的国家,是核试验最多的国家,是消耗石油最多的国家……你是大国的总统,应该有责任感!你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如果地球被破坏了,你们美国人也没处逃生。因为科学家已经证明,至少在以地球为中心的40万亿公里内没有适合人类居住的第二个星球。你必须认真考虑!

布什:啊,好厉害的中国小姑娘。虽然,态度很严厉,但讲的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看来我是要考虑考虑。再听听其他小朋友的意见。

3:(作海豚游水的动作)布什先生你好,很高兴能见到你。

布什:你是谁?怎么这样?

3:我是海洋的精灵——海豚,我代表海洋中的所有动物向您求助。海水的污染太严重了,我们简直无法生存。

布什:我很同情。你要我做什么呢?

3:希望你采取行动,拯救地球,救救我们海洋里的动物、植物。

布什:好,我一定认真考虑你的意见。

老师巧妙地化身为“布什”和孩子对话,此时的身份已然成为一种重要的资源,它不仅引起了孩子们强烈的言说欲望,而且使评价蒙上了一层“幽默”的面纱。即使是诸如“你是谁?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这样比较不客气的评价,孩子们也不会产生抵触心理,反会在心底暗暗吐了个舌头,然后悄然纠正自己的行为。这种移形换位的心理体验,是来自学生内心深处的一种真切的神秘的趣味体验。它使得教师的教学评价从主宰者的角色转换为对话者的角色,因为有“平等”灌注其间,此时评价措辞无论多么自以为是,或贬谪不屑,孩子们都不会受到刺伤,而只会往心里去反省。在这里,评价已是彼此情感的碰撞、生命的交融、心灵的回响。

再也没有比平等对话式的评价更有意义了。

作者单位:福建省仙游师范附属小学;《教育时报·课改导刊》2010年1月13《课堂》版发表)

 

发表评论
姓名: E-mail:
主页:
评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内容: